网格员制服

网格员制服

<篇名>汪典扬翁外孙女体弱感邪证变抽掣荔翁夫人,怀孕数月,嗽喘胸痹,夜不安卧,食少形羸。 予来岩镇谭医,自静翁始。

汪氏妇,夏月初患齿衄,衄止旋吐血,血止鼻又衄,大流三日,诸治不应。诘朝人来请云∶昨服药血幸止,惟心慌气坠,睡卧不安。

也就是说吃饭和性生活是人的本性。胃土非心火不生,脾土非肾火不化,心肾之二火衰,则脾胃失其生化之权,即不能传化水谷,以化精微矣。

辩证是关键,立法不泥教科书,但求古人之经验。然脏腑原虚,又加流脓流血,则已虚益虚。

此方补气回元阳于无何有之乡,阳回而气回矣。 牧兄问服药以何为验?何期可愈?予曰∶伤寒以舌为凭,舌苔退净,病邪自清,计非二候不可。

但世人未知解法,所以不救耳。不几向乞人而求食,问贫儿而索金耶。

Leave a Reply